分享
2016年09月23日20:27 微天下

分享

  近日,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大膽坦言自己喜歡吃快餐,麥香魚堡、巨無霸、足三兩牛肉漢堡還有肯德基的炸雞,都深得他心。

   “這是好東西。”特朗普承認道,“我覺得食物很好,所以吃得很仔細 (´~`)”

不幸的是,特朗普對快餐的愛只是單戀

  到目前為止,快餐業還沒有為這位房地產大亨掏大錢,儘管這些公司歷史上更加支持親商的共和黨人。

  這與4年前的景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當年共和黨候選人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基本上是餐飲業的候選人。餐飲業捐獻重金給這位前馬薩諸塞州州長,給他和其附屬的政治活動委員會250萬美元,是奧巴馬的兩倍多。

  一些快餐企業高管也私下幫助羅姆尼籌錢。在2012年,棒約翰比薩的創建者約翰·施耐德,為羅姆尼在他的肯塔基州宅邸舉行了資金籌集活動,參加者入場費為1千美元。吉米約翰三明治連鎖公司的創建者、著名的共和黨人吉米·約翰·利奧托,也為羅姆尼籌集資金。

  但此次大選風水輪流轉,餐飲業一反往態,改支持民主黨了。

今年,餐飲業對特朗普的對手希拉里·克林頓更加慷慨。

  這位美國前國務卿在選舉週期中迅速從餐飲公司募款100萬美元,然而根據“響應政治”研究中心統計,特朗普就寒酸不少,只拉到了15.2萬美元。希拉里在民主黨候選人競選時期面臨的最大對手,參議員伯尼·桑德斯,都比特朗普得寵,獲得了飲食業20萬的支持(其中包含餐飲店員的小額捐贈,零零碎碎積累出可觀的數額)。

  稍微緩解尷尬的是,餐飲業也有人給他面子為他募捐。CKE餐飲公司的CEO安迪·普斯德(Andy Puzder)在5月和他的妻子以個人的名義給了7.5萬美元。他並不擔心對特朗普“效忠”會引發什麼結果。除了在經濟政策上提出建議,他還通過推特簡訊、個人博客和電視廣播為這位候選人做宣傳,在6月,他表示對特朗普收緊腰包的富有共和黨捐款人們會逐漸看清局勢:“我認為捐贈人將會清醒過來,希拉里·克林頓對我們的經濟有實質性的威脅。”

  除了普斯德,大部分高管選擇旁觀。赫芬頓郵報發現麥當勞、漢堡王、温蒂漢堡、吉米約翰三明治、達美樂比薩以及百勝餐飲集團包括肯德基、塔可鍾和必勝客的首席執行官們至今都沒有給特朗普捐款。

  也有個例外,棒約翰的施耐德在八月捐了特朗普1千美元,這樣“意思意思”的捐款,讓人不知所措。

截至2016年6月下旬,歷屆總統競選預算資金
截至2016年8月31日,特朗普與克林頓的募款數額

  募款數額隱射大選結果

  據Statista公司的統計顯示,自1976年吉米-卡特募款數額不及對手卻成功當選總統以來,總統大選最後的獲勝者總是募款最多的候選人。參照8月31日的數據顯示,特朗普募得的競選資金遠落後於克林頓。

  為什麼餐飲業不給他情面?

  一些快餐業的巨頭們認為他無法成為一個好總統,甚至覺得他會將好的局勢做砸。畢竟,快餐企業是高度可見的品牌,特朗普是個很有爭議的候選人,顧客可能會聯合抵制。這原因也使得很多企業在七月不再資助共和黨全國大會。

  除了顧客的態度,餐廳工作人員的立場也值得考慮,因為其中有很多是黑人和拉丁美洲人。黑人給他投了很少的票,而對於拉丁裔移民,特朗普明顯地冒犯和疏遠他們。這些快餐店的有色僱員才不喜歡這樣討厭的人如此厚臉皮去競爭總統職位。

  如果特朗普建造賓館、餐廳並致力創建全球友好品牌,成為自己人,餐飲業是不是會更賞臉?

  這樣的喜歡吃快餐的特朗普身體槓槓的,但這能使他在募捐數額低的情況下,打破歷史規律,最終獲選嗎?(來自新浪國際自媒體聯盟成員“壞球”,作者撕幕)

責任編輯:陳智勇

相關閲讀

髮結婚證的人,別管怎麼高潮

我們也期待審批程序更簡化。為什麼要簡化呢?打個比方,你一個髮結婚證的部門,為什麼還要管別人做愛的姿勢呢?就算你管得了做愛姿勢,也管不了別人的高潮和生孩子。

誰來打擊馬六甲海峽的海盜?

有一個辦法就是引入大國力量,比如引入中國的海軍和海警的力量。倘若如此,估計馬六甲海峽也會像紅海和亞丁灣那樣安全。當然,這些國家估計會非常警惕中國的威脅,寧可讓海盜猖獗,也不願意“引狼入室”。

鄰避問題,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增加居民對監管者的信任,讓居民相信官方的風險評估,或許能夠更有效地解決“鄰避問題”。而建立信任的起點就是:一個更公開和透明的決策過程。

愛好音樂的領導“靠譜”嗎?

“一定要珍惜身邊搞音樂的朋友,因為他們比較‘靠譜’!”

  • 陳光標迴應“首騙”報道:遭惡意誹謗
  • 警惕打心理健康旗號的邪教“水悦星”
  • 日本兵是不是特別喜歡招惹瘋狗?
  • 金庸小説中的受虐狂哪裏有痴情可言?
  • “黃曉明承認Baby懷孕”現反轉門
  • 感情相處,真是始於才華陷於顏值嗎?
  • 德黑蘭:抽水煙的女人與暗黑藝術(圖)
  • 新浪首頁 我要評論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
    0